干逼软件

明幼音看着男人问:“你是谁?”

男人看着明幼音说:“音音宝贝儿,我们才分开一年多,你怎么就忘了我是谁了?你忘了,在锦城的时候,你爸爸生病住院,你为了给你爸爸治病,你缺钱,有朋友把我介绍给你,你陪了我几晚,那时我可是在你身上花了不少的钱,音音宝贝儿,你怎么现在穿上衣服就不认人了?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第一个发怒的是简澈。

他脾气原本就不好,现在这个男人当着他爸妈的面胡说八道,污蔑明幼音的名声,简澈的火蹭的一下就烧到了头顶。

他几步蹿过去,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,“胡说八道!你活腻了是吧?”

“我说的是真的,谁不知道怎么的?”男人一身的酒气:“认识明幼音的人都知道,当初她为了钱,陪人喝酒,陪人睡觉,只要钱出的多,不管是老的丑的还是有夫之妇,她都愿意陪!”

“放你|妈|的屁!”简澈气的大爆粗口,狠狠一拳,砸在男人的脸上。

男人被他打倒在地,抹了把脸,指着简澈的鼻子说:“你敢打我?还有没有王法了?我告诉你,我可不是你们国家的人,我是Y国人,你敢打我?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简澈冷笑,“我管你是Y国人还是X国人?敢造谣污蔑我妹妹的名声,吃不了兜着走的人是你!”

“谁污蔑你妹妹的名声了,我说的都是真的!我知道她胸下面有一个梅花形的红色胎记,不信你让她脱下衣服来,让大家看看!”

他所谓的“大家”,是已经聚集过来看热闹的人群。

这个时间,刚好是很多人吃饱饭出来散步的时间。

李妍等待着冬日暖阳

见这边有热闹可看,很多人都聚了过来。

简澈气的脸色发青,又狠狠的踹了他几脚,“我还说你亲妈屁股上有疤呢!你把你亲妈找来,脱下裤子让人检查一下!”

简大少爷虽然是个豪门贵公子,但这位大少丝毫不讲究,天南海北哪里都去,三教九流哪里都混,生起气来什么都说的出口。

男人被气昏了头,指着简澈的鼻子说:“你这人怎么说话?好好说话,你牵扯我妈干什么?”

简澈冷笑,“就你这种信口雌黄,诬陷我妹妹的杂碎,就兴你造谣侮辱我妹妹,不兴别人说几句实话了?”

男人气得脸红脖子粗,“我妈是长辈,你妹妹和我妈怎么比?”

“确实没法比!”简澈说:“在我心目中,你十个妈都没我妹妹一根头发值钱!”

他上前几步,抬脚踩在男人的胸口,冰冷的目光如利剑一般,钉在他的身上,“说,谁派你来污蔑我妹妹名声的?老老实实说出来,少爷我放你一条生路,不然的话……”

简澈冷笑了一声,一切尽在不言中了。

简澈身上嗜血冷杀的气质,让男人惊的打了个哆嗦。

他忽然发现,这些人没他想象的那么好惹。

可现在,话已经说出口了,他骑虎难下,只能硬着头皮硬扛,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你不信去锦城打听打听,所有认识明幼音的人都知道,明家破产之后,明幼音陪酒卖笑……”

“放你|妈|的屁,”简澈怒吼着打断他的话:“明家破产之后,明家就是叶启寒当家,叶启寒爱慕我妹妹,他哄着我妹妹捧着我妹妹还来不及,他怎么可能让我妹妹去陪酒卖笑?”

简澈脚尖用力,踩的男人几乎吐出血来,“说!到底是谁派你来,污蔑我妹妹名声的?”

听男人说到当初明幼音陪酒卖笑的事情,简澈心虚的厉害。

明幼音确实没有去替别人陪酒卖笑过,但是当初他和叶启寒,为了逼明幼音和叶启寒在一起,他们两个确实逼明幼音陪他们喝酒了。

当时,他不仅逼明幼音喝酒,还打了明幼音十几鞭子,打的明幼音鲜血淋漓。

现在再回想起当初那一幕他就心脏直抽。

那是他亲妹妹!

当初他为了帮叶启寒,把他妹妹的脑袋按在桌子上,差点割掉了他妹妹的手指。

那些事情,到现在他还瞒着他爸妈,没敢让他爸妈知道。

有时他会觉得丧气。

他觉得已经放下身段儿,不计一切的求他妹妹原谅他了,可是明幼音始终对他不假以辞色,他觉得明幼音未免太记仇。

可现在想想,明幼音不原谅他是应该的。

就凭当初他对明幼音做的那些事,别说这辈子,就算明幼音下辈子不原谅他,也是应该的。

想到往事,简澈羞愧又焦躁。

他脾气原本就不好,现在又被招惹起来了,一腔怒火在身体里左冲右突,气得他对男人又狠狠踹了几脚。

他身强力壮,又常年练武,几脚踢下去,男人根本受不住,“噗”的一口吐出血来。

男人怂了,挣扎着爬起来,转身想跑。

简澈挥了下手,简城带人上去把他摁住。

简澈抓住他的衣领,将他按在树上,“说,到底是谁派你来的?”

“不用问了,我知道,”明幼音走过去,看着男人笑笑,“是梁芊芊派你来的吧?你叫什么名字?和梁芊芊什么关系?”

男人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,扛不下去,哆哆嗦嗦说:“我叫彭昌业,我告诉你们,我堂哥可是彭万源!你们敢这样对我,我堂哥不会放过你们!”

“你堂哥是彭万源?”明幼音挑眉看着他,“这就对了……所以到底是彭万源派你来的,还是梁芊芊派你来的?”

彭昌业死撑:“你胡说什么?没人派我来,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!”

“告诉你吧,”明幼音看着彭昌业说,“我和梁芊芊有过节,我下午才见过梁芊芊,晚上你就来败坏我的名声,梁芊芊还真是迫不及待啊。”

彭昌业坚持说:“我刚刚说的都是真话,没人派我来!”

“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明幼音看向简左,“小左,报警。”

彭昌业身上的肥肉哆嗦了下,“我就是说了两句话而已,你凭什么报警?”

明幼音笑笑,“彭先生,难道你不知道这世上有个罪名叫诽谤罪吗?”

“那他还打了我呢!”彭昌业指着简澈的鼻子说:“你要敢叫警察来,我就告他故意伤害!”

简澈冷笑:“行,你尽管告,我奉陪到底!”干逼软件

Tags :